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自在谪仙 > 第一百零七章 步步为营,绞尽脑汁,布杀机

第一百零七章 步步为营,绞尽脑汁,布杀机

自在谪仙 | 作者:伴读书| 更新时间:2019-07-10 04:1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不群阙,我觉得咱们是时候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陈洁儿虽只是从马上跌落撞晕,并没有受太重的伤,可依然看的陆十四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他自己,也就无所谓了,可不知时候,陈洁儿已经成了他心中最为柔软的禁脔,绝不容受一丝的伤害。

    不群阙置若罔闻,显然是懒得跟陆十四沟通。

    陆十四也不气馁,依旧自顾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的能力如何,我现在还摸不透,但却清楚,对付之前的那个僵尸甚至包括其他的尸傀,想来也是绰绰有余的。之所以会显得凶险,无非是想假此教训我罢了。”陆十四将不群阙提到面前,语气虽平淡,但眸子里却是散发着怒火。

    若非不群阙故意藏拙,面对那十八个尸傀的围攻,他何至于逃跑,自然也就不会连累了陈洁儿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陆十四话音突然一转,“因为洁儿的缘故,我可以容忍你的一切作为,但同样的,若是因此伤害了洁儿,我也绝不让你好受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不群阙颤抖,因陆十四表现的强势而愤怒。

    现在,那些面具人可还没有完全离开千羽宗呢,陆十四哪来的胆子,竟敢跟自己这般说话。

    虽气愤,但拥有着绝对理性的不群阙,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,甚至依旧保持着剑的模样,就为了看看,陆十四凭着什么依仗,敢威胁自己?

    “不信?”陆十四似乎感受到了不群阙的鄙夷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没等不群阙回应,陆十四已经倒转剑锋,抵在了自己脐下三寸上。

    好吧,果然不出所料,还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。

    不群阙更加的不屑了。

    陆十四所依仗的,依然是性命相胁。

    好吧,谁让不群阙还没有做足准备,将陆十四炼成剑鞘呢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群阙可以故意刁难,甚至假借他人之手给予教训,但只要不到了绝境,就不会枉顾其性命。

    陆十四恰恰抓住了此点,接二连三的予以威胁,让不群阙愤慨不已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仅仅一个女子擦破了皮,陆十四竟然又作势威胁,如此作为,已经算是下三滥了。

    不过,你既然想要用此胁迫自己,好歹也将戏做真吧。

    同样倒转剑锋,之前为了逼迫不群阙出手对付尸傀,陆十四刺的还是自己的心脉要害,而这一次,也不知是故意还是什么,竟然下移了几分,变成了脐下三寸。

    这陆十四莫非将自己当做傻子了,以为随便的捅自己一剑,就像迫自己就范?

    别说只是小腹这种非要害,便是真正的要害,比如命宫所在又如何?

    只要不群阙愿意,足以在最后关头调转剑锋,就像之前那般,让陆十四想死都不行。

    既然将自己当成了傻子,那就将计就计好了,正好给他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陆十四小腹一疼,脸上也现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只是将剑锋抵在了身体上,可并没有真的去刺啊,可事实却是……不群阙的剑锋已经刺入了小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想死么,那我自然是成全你了。”不群阙上传来揶揄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十

    四此时越是意外愕然,反而成就了不群阙的高兴。

    谁是傻子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流血了,不过味道不错,只是这种程度,还死不了啊,都怪我失了分寸,这就改正。”不群阙只觉得心口爽快,说话更是罕见的嚣张起来。

    不群阙的剑锋缓缓的增长,摩擦着薛衣侯的血肉,一点点的前行着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不群阙故意使然,缓慢的前刺,只会不断的增加陆十四的痛感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陆十四的额头上已经浸满了汗珠,因为疼痛,表情更是狰狞无比,不过倒还算硬气,死死的咬住牙关,不让自己痛哼出声。

    一寸,两寸,三寸……

    陆十四的坚忍,反而更加的激起了不群阙的凶性。

    陆十四的假意,却让不群阙抓住,成了真做,而到了现在,更是发展成意气之争。

    一方,陆十四强忍疼痛,不出声,便是对不群阙最大的抗争。

    另一方,不群阙越发的想要听到陆十四的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三寸不够么,那就四寸好了,若是还不够,那就刺个对穿,或者再来个转折,从其背后在捅个对穿。

    这场意气的相争,不群阙可谓早就立于了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只是真的如此么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该死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不群阙发出凄厉尖叫,仿佛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原来,刺入四寸的不群阙,却是一头扎进了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那团类似漩涡的“黑洞”,死死的吸住剑锋,且不断的向里拖拽,其力量之大,便是不群阙,竟也生出难以抵挡的感觉。

    伴随着尖叫,裸露于外的剑身,剧烈颤抖起来,意欲脱离陆十四的血肉。

    一时间,鲜血纷飞,陆十四整个小腹,都被搅得疮痍遍布,肠子都留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陆十四脸上反而没了痛苦之色,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残忍的冷笑。

    是的,陆十四在笑,不仅如此,双手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,牢牢的把控着不群阙的剑柄,不让其脱离,甚至还在竭力的往自己肚里里塞。

    话说,不群阙到底遇到了何等恐怖的事,拥有绝对理性,此时竟是那般失态?

    “到现在,我依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但你的恐怖,却让我寝食难安。”陆十四近乎自残的将不群阙一点点的捅进小腹内,开口中,话语却是越发的疯狂,“你有绝对理性,所以,一般的算计,根本不可能让你上当,而且,我本就不善权谋。”

    “两厢比较下,我好想只有认命,更何况,你还掌握了我的软肋,洁儿……可是,如果你觉得我真就没有反制之法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怒声之声,直冲云霄,宣泄着这些日子来,陆十四心中无尽的憋屈以及愤怒。

    想他陆十四,走到今日,何等艰难。

    以前,他不过是薛衣侯埋藏心底的一缕执念,却阴差阳错的得以完整。

    在于薛衣侯的勾心斗角中,更是险之又险,还最终获得了这幅皮囊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而现在,因为绝对感性的缘故,更让他找到了毕生的挚爱。

    陆十四想死么?

    绝对不想,甚至他有

    着超过绝大多数生灵的求生欲。

    只因为,他还没有为薛家报仇,还没能抱得美人归,未来是那么的美好,美好到让他无比的憧憬、眷恋。

    可该死的不群阙,因为不知道的原因,竟然生出了弑主之意,更要将自己炼成那劳什子的剑鞘?

    陆十四如何会甘心?

    之前,不群阙不如命宫,并以陈洁儿为质,他似乎只有认命的份,甚至因为心情抑郁,而喷血不止。

    好吧,陆十四承认,那次的喷血,确实是因为心情抑郁,但却不全是。

    因为,就在那时,灵光一闪中,让他寻到了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抑郁是真的,喷血也是理所当然,所以离开命宫的不群阙没有怀疑,但它却不知道,陆十四却同样也做了布置。

    也喷血为遮掩,他几乎凝聚出全身的元力,打通了已经封闭很久的绛宫大门。

    元力枯竭,所以,陆十四在过去的三天中,神情无比的萎靡,而这一切,又被不群阙理所应当的认为是受了伥鬼的拖累。

    不群阙固然有着绝对的理性,但绝对理性不是万能的,更无法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绝对理性的强大,是精密的逻辑,以辨别真假做出判断乃至决定。可再如何精密的逻辑,都是依托有用的信息才能够达成的。

    若是它还在陆十四的命宫之中,固然能够看出陆十四的布置,但它没有。

    不群阙担心陆十四绝望下,玉石俱焚,坚决不进入命宫,自然不会看到后者体内的变化,没了足够的信息,又如何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给了陆十四逆袭的机会。

    再然后呢?

    之前,陆十四面对十八尸傀的围攻,以自刺胁迫不群阙出手,固然是为了保全性命,但何尝不是一种试探,何尝不是一种迷惑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个世界里,流传着一则寓言故事,名为“狼来了”。

    当陆十四第一次选择自刺相迫时,不群阙虽有怨言,却不得不出手,可也因为如此,在心底里埋下了种子。

    因为这颗种子,当陆十四故技重施,甚至还故意的将剑锋下移,指向并非要害的小腹时,不群阙便是抓破脑子也想不到他的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步步为营,真真假假,几乎耗尽了陆十四的脑筋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受限于信息的不对称,不群阙不会知道陆十四这连番的布置,更不会知道,陆十四那看似虚张声势而下移剑锋所指之处,并非只是小腹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那里是脐下三寸,绛宫所在。

    脐下三寸为绛宫,这本是法易修行的常识,可不群阙偏偏给忘了,为何?

    皆因为,在它生出别样灵智,拥有了绝对理性之前,陆十四体内的绛宫,便因为某些原因而关闭了,准确的说,是被陆十四给封印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不群阙只知命宫,而不知绛宫。

    所以,它不会介意刺进去,以给陆十四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所以,它乐极生悲了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……悔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对不群阙的咒骂,陆十四显然没有兴趣,命宫内的元力全部凝聚于双掌之上,将仅剩下的小半截剑身,连同剑柄狠狠的按进了体内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