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落道剑 > 风雨飘摇·蛛网篇

风雨飘摇·蛛网篇

落道剑 | 作者:三月雨花| 更新时间:2019-07-10 04:4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结束了吗?

    公爵府遍地尸骸,奢华的府邸已然成为一片废墟,坑坑洼洼的地面宛如被咒术集中扫荡过似得,杰森半跪在地上,身上血肉模糊,破烂的衣服下全是深可见骨的致命伤,诡异的血气已然消散,恢复正常后的他几乎不能被称之为是一个人,他更像是一堆烂肉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脚步声自身前传来,杰森被血粘连的眼皮微微一抖,下意识握紧了镰刀。

    还有人没死?

    来人越走越近,直至来到杰森的身前,换做平日里,这个时候他早就一镰刀挥上去把对方劈成两半了,可方才和青木以及月斗的争斗,耗尽了他全部的体能,收尾时甚至险些被几个残余苟活的守卫给击杀,此刻他连眼皮都睁不开,右手更是完全脱了力,连握紧镰刀都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一阵冰凉自脸颊上传来,杰森却忽然笑了起来,他用嘶哑的声音调侃道“好香啊,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力气说废话,看来是我担心过头了,那你自己走回去吧,可别路上被野狗给咬死拖走了。”艾玛嘴上这么说,但依旧用湿冷的手绢帮杰森慢慢擦掉了脸上已经开始凝结的血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杰森干笑了两声,随即松开血镰,毫不顾忌的朝后倒去,头枕着一只也不知道是谁的断脚,继续贫嘴道“别吧,我现在可是伤号,站都站不起来,你不带我回去,我可就死在这咯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擦!”艾玛见他不配合,直接把手绢丢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对待伤员的吗!?我回去一定要向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杰森话还没说完就被艾玛一脚踩在了肚子上,疼得他全身蜷缩成一团,一口淤血全都喷在了手绢上,原本胀痛难受的胸口总算是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还有活口吗?”艾玛转头看着只余残垣断壁的公爵府,心里莫名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有啊,不得不说兰度公爵这老头真的不讲卫生,到处都是老鼠虫子,唉,打的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你还是别过去了,真的很恐怖。”杰森吐了口带血的唾沫,眯起眼睛望着天空,不管怎么说,接下来几天自己总算可以休息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很奇怪,你难道就没有这种感觉吗?我是说……陛下是不是太过于信任卢斯教宗了?说到底,兰度公爵反叛且联合神临和北叶,不过是他的一面之词,这样做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很多话当着陛下的面艾玛不敢直说,可压在心里又实在是难受,虽然也不指望杰森能理解,但说出来总归要好受些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守王人,既然陛下已经做出决定,执行就好了,这才是我们该做的,至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,真相如何,你我没办法深究,也不需要深究,对于陛下来说,你我不过是他手中的剑而已,他指向哪里,我们就刺向哪里,这种话你对我说说就算了,千万别对老大说,王最忌讳的就是剑有自己的思想,陛下的选择是对是错我管不了,也没资格去管,往极端了说,就算陛下让我杀光南玉国的所有子民,我也不会去问为什么,一样照办,因为他是王,我是剑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杰森收起了轻佻的神情,难得严肃了一回,这种话题本就是不该谈论的,守王人的职责从来都不是替陛下做出判断,而是保护陛下的安危,执行陛下的命令,至于其他的,管不着,也没资格管。

    “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,真要出了事有我呢,只要我还没倒下,就不会让陛下受到半点伤害……哦对了,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杰森恢复了一些体力,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,摇摇晃晃走到艾玛身边,笑嘻嘻的朝艾玛递出一朵不知从哪摘来的小花,故作深沉的清了清嗓子“或许我可以用夏日来将你比方,但你比夏日更可爱也更温良,夏风狂作常会催落五月的花蕊,夏季的期限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杰森的左手不由自主揽向艾玛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敢用这脏手碰到我的衣服,我立马打断你的手!”艾玛冷笑着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真就这么嫌弃我吗?好歹也共事这么多年了,没有爱情总还有友情吧。”

    杰森干笑了两声,当即把满是血污的手缩了回去,顺手还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擦,但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独处机会,要是就这么错过了,未免太可惜了些,虽然周围的景色实在有点不堪入目……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像我们这种活一天算一天的人能拥有爱情这种东西?还是说你脑子里装的全是屎?”艾玛嗤笑了一声,她也懒的和杰森争辩什么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脑子里装的全是你啊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杰森便感觉到了不对,可再想解释什么已然晚了,最后的画面是艾玛僵硬的回头,以及她那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兰度沐突然被冻的一个激灵,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浑身被冷汗浸透。

    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风给吹开了,窗帘随风轻轻摆动着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微微泛白,他揉了揉太阳穴,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毛毯,是了,这里是卡佩家族在南玉国的府邸之一,也幸亏事先嘱咐洛琳接应,否则闹出这么大动静,还真不容易脱身。

    卢斯的态度很显然知道某些内情,明明就差一步,可惜让他跑了……

    卢斯和神临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和修之间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昨天似乎有些鲁莽了,眼下已经打草惊蛇,不知对方会采取什么行动?

    种种疑惑萦绕眉间,加上一夜没睡好,兰度沐脸色可谓非常难看,静立片刻后,他走到窗边深深呼了口气,清晨冰冷湿润的空气让他感觉清醒不少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兰度沐的思绪,他清了清嗓子道“洛琳吗?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后,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卡佩家族现任公爵,卡佩洛琳。

    “果然呢,沐哥哥你醒的还是这么早,我已经让人去准备早餐了,很快就会送来,放心啦,全都是符合你口味的。”洛琳款款走到兰度沐身旁,甜甜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你就是卡佩家族真正的掌权者,该保持什么仪态你应该清楚,别在露出这么傻的表情了。”兰度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你是怎么发现我身份的?你说的味道是什么意思?”兰度沐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身份的。

    “柑橘,沐哥哥你身上总是有股柑橘的味道,很好闻,而且……只有一副面具的话,是绝对瞒不过我的,毕竟小时候也只有你敢带我出去玩,也许你已经忘了吧。”洛琳微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兰度沐嗅了嗅自己的手腕,反正他是什么味道都没有闻出来,虽然自己爱吃柑橘是没错,说起来还真的忘了,洛琳只有六七岁的时候的确非常喜欢缠着自己,若非后来的那场变故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洛琳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洛琳,你必须做好准备,如今卡佩米尔一死,很多事,很多人都会直接找上你,记住,一旦发生任何你处理不了的事,就来找我或傀,眼下洛美城非常危险,尤其是对你来说,神临很可能会通过某种方式找上你……真是抱歉啊,莫名其妙的把你也卷进来了。”兰度沐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谁又能真正置身事外呢?姑姑是如此,沐哥哥是如此,我身为卡佩家族的公爵,南玉国的子民,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,或许我没有那么聪明,很多事还想不明白,但我相信沐哥哥你的选择,所以……还请你也相信我,好吗?”洛琳转身注视着兰度沐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不信任可爱的小洛琳呢,我只是担心你而已。”兰度沐微笑着伸手拨开洛琳额前的一缕金发,轻轻弹了一下她的光洁的额头,一如小时候那般。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欺负我!”

    洛琳捂着额头,鼓着脸颊,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房间,而就在错身的刹那,兰度沐脸上的笑意却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现在的洛美城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吗?

    没有,一个也没有,自从兰度沐决定回洛美城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做好了有死无生的心理准备,绝对不会信任任何一个人,包括自己的父母在内,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,他也不会选择回来。

    洛琳身为卡佩家族的公爵,明面上看似在卡佩米尔的控制之下,但如果卡佩米尔和修的立场并不相同,甚至决裂的话,那么神临的人势必早就接触过洛琳了,决计不可能等到对卡佩米尔动手之后再着手控制洛琳,换言之,这个卡佩洛琳,恐怕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喜欢缠着自己到处疯的女孩了。

    她不仅仅卡佩家族的公爵,甚至很可能成为了神临的棋子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兰度沐缓缓闭上了有些干涩的眼睛,是啊,否则自己又怎么会呆在这种地方,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,洛琳都将成为自己和对方下一步行动的关键所在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